1. 健康新視界
  2. 兩性心理
  3. 兩性知識

每次做錯事,養父從來都不打我,卻讓我...,然後被他.....這種行為真的讓她作惡!

  • apple

  • 11-25

我叫葉蘭心,三歲的時候,奶奶帶我上街看花燈,我被人販子用一串冰糖葫蘆拐走,賣給了我現在的養父。

我的養父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小時候我只知道每天都有很多身上紋著張牙舞爪的圖案、穿著破洞牛仔褲的年輕人來找他,對他十分恭敬。

后來我才漸漸知道,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安縣最拉風的黑社會“歸義幫”的老大,人稱“葉老虎”。

葉老虎孑然一身,沒有妻兒,但他有很多的女人。

這些女人很漂亮,打扮得也很妖冶,穿著暴露的裙子,出入酒吧,有時候在臺上賣唱,唱完就走,也有時候留下來,陪葉老虎睡覺。赞助商链接

但她們通常都像走馬燈一樣換人,我見過的在葉老虎身邊時間最長的,也不過就是兩三個月。

對女人,葉老虎并不是長情的人,而且他脾氣大,對女人很粗魯。

大多數陪他睡過覺的女人身上都有傷,但也許是因為他出手闊綽,所以她們依然愿意圍在他身邊爭寵,并樂此不疲。

我也親眼見過他打人,曾經有一次不知道是誰送了一個姑娘過來,說是沒[開.苞]的,那時候的我不懂什么叫[開.苞],但是看著那個比我大不了幾歲的姑娘因為反抗而被打得遍體鱗傷扔出去,連容貌都毀了,幼小的我對葉老虎開始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懼。

葉老虎打人的時候不避我,但他從不打我,他說,我是他的小公主。

他對我很好,給我買很多漂亮的衣服鞋子,把我打扮得當真像一個小公主。然后他送我到很貴的私立學校去上學,還請了老師教我學舞蹈和鋼琴,讓我從小接受最好的教育。
 

但他對我要求很嚴格,他不許我到外面去玩,除了學校跟家,我哪兒都不能去。

他給我講很多小孩被壞人抓走打死的故事,說外面會有很多的壞人,怕我還沒有能力分辨。年幼的我信以為真,于是從小就乖巧地聽他的話。

所以直到小學畢業,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同學的聚會,沒有參加學校的party,更沒有獨自出過門。

葉老虎太過于寶貝我,他派人每天跟著我,肆無忌憚的跟著進入學校,每天負責接送我回家。我的同學因為害怕那些人咄咄的目光而不敢靠近我,所以我沒有朋友,甚至幾乎沒怎么跟同學說過話。

在同學羨慕跟嫉妒的眼光下,我是學校最威風的學生,連老師甚至校長都不能把我怎么樣,因為他們誰也不想惹著葉老虎。

平時只要沒什么特別大的事情,葉老虎都要求我呆在他身邊,跟著他,看他處理歸義幫的事情。

他會牽著我的小手樂呵呵地給別人介紹,說這是他的小公主,那個時候,他看起來還真的挺像一個慈父的。

他喜歡抱著我,尤其喜歡用胡子扎我。

他臉上的大刀疤很猙獰,往往讓人看了就覺得恐懼,我小的時候卻不怕他,因為只要我聽話,他從不對我兇。

 

但是偶爾的,如果我對他的意思哪怕是有一丁點兒的忤逆,都會受到他的懲罰。他并沒有打過我,也不罵我,他只會要我脫光了衣服,站在他的床前,他就像是欣賞藝術品一樣地看著我,然后摸我,會從我的臉上開始一直摸到腳。

每當這個時候,他會帶著一種奇怪的微笑,臉上的刀疤尤其猙獰,這樣的時間有時候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小的時候,我從來不反抗,因為那時候我以為別人的父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的,可當我長到十歲的時候,我開始抗拒。他不喜歡我抗拒,每次抗拒后我會被這么罰站得更久。

他還有個很特別的愛好,就是一有時間就幫我洗腳,很認真的洗,而且是百洗不厭,有時候我一天需要洗上五六次腳。每次洗腳的時候,他的目光都是專注的,特別癡迷。在他心情好的時候,給我洗完腳以后,還會拿著我的腳在他臉上摩挲,甚至抱著我的腳輕輕啃噬。那種感覺很奇怪,但絕對說不上好,幾乎每次都讓我汗毛倒豎。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開始強烈地反感這種感覺,總想逃離。可不知為什么,每次當我打算付諸行動的時候,葉老虎那張刀疤臉都會像鬼魅一樣浮現出來,他打人打得血肉模糊的場面仿佛又一次出現在我眼前,讓我渾身戰栗不已。

我不敢逃,我怕他會忽然拿那樣一張猙獰的面孔對著我,打我。

而且,每天都有好幾個人跟著我上下學,我根本逃不出去。退一步說,就算我逃離,整個安縣又有哪個地方是他找不到的呢?

真的很重要!太可怕了,快把這篇文章分享給更多人知道吧!

 

精彩好文

其他文章